代孕双胞胎”被夺走,上海首例“血脉官司”后一个母亲的苦涩泪

  • 时间:
  • 出处:贵阳助孕产子
  • 作者:admin
  • 浏览:12

  代孕作为新兴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极易引发社会伦理问题。为此,我国政府严令禁止非法代孕行为,可仍有不少夫妇铤而走险。2015年3月底,上海闵行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全国首例因非法代孕而引发的抚养权纠纷案件——

  2014年2月5日,农历大年初六,中午,程治国和杨春芝老两口在家中接到儿媳张婧的电话,说他们的儿子程海洋肚子疼得厉害。他们当即催夫妇俩去医院,可电话里远远传来儿子的声音:“算了,也许休息一会就好了。”然而,当天,程海洋死于突发的重症急性胰腺炎。

  程治国夫妇痛不欲生,但看着哭成泪人的儿媳,他们说以后会帮她照顾刚满三岁的龙凤胎宝宝。没想到,三天后,张婧拿来一份亲子鉴定书,说要证明两个孩子与丈夫的亲子关系,还说他们要不信,可以先拔下丈夫的头发收起来备用。程治国夫妇愣住了。尽管他们知道,这对孙子孙女确实有些特别——他们是儿子儿媳找人代孕所生。

  程海洋与前妻曾育有一儿一女。2007年,他和从事幼师工作的张婧再婚后,一直没要上孩子。一天,夫妇俩找到老两口,说他们想做试管婴儿;而且,由于张婧的子宫壁太薄,他们计划找人代孕。身为儿科医生的杨春芝着急了,说“代孕可是违法的”。但小两口态度坚决。不久,老两口听说夫妇俩去外地做试管婴儿,并代孕成功。2011年2月,程海洋夫妇抱回来一对刚出生的龙凤胎宝宝,取名清清和云云……

  儿子出事后,儿媳奇怪的举动让老两口生疑。他们仔细查看这纸鉴定书,发现该鉴定书是武汉一家鉴定机构在孙子孙女刚出生时出具的,结论是“父系关系可能性大于99.99%”。杨春芝感到疑惑,怎么只有父系关系的鉴定书,没有母系关系的呢?张婧答,她的那份被保姆弄丢了。老两口相信了,在儿媳建议下,忍痛拔下儿子的几根头发。

代孕双胞胎”被夺走,上海首例“血脉官司”后一个母亲的苦涩泪

  程海洋刚落葬没几天,程治国夫妇又接到了户籍警的电话,说张婧要迁走孙子孙女的户口。杨春芝再也坐不住了,她趁张婧不注意,悄悄拔下了她的几根头发。经上海一家亲子鉴定中心鉴定,儿子的基因与两个孩子高度一致,而儿媳张婧的却无血缘关系!老两口极度震惊:孙子孙女不仅是儿媳找人代孕所生,连做试管婴儿的卵子都是用的别人的!所以,心虚的张婧才会主动出示程海洋的那份亲子鉴定书,图谋孩子们能继承的那份遗产!去世前,程海洋是一家IT公司的大股东,他名下还有上海的两套房产,股权和房产至少价值几千万元。

  一个月后,程治国夫妇发现张婧偷偷从儿子账户中取走150万元。气愤难当的老两口将张婧告到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请求法院将孙子孙女的监护权判给他们。2015年3月底,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这起罕见的监护权纠纷案。庭审现场,程治国夫妇第一次听说了儿子儿媳当年的代孕过程——

  原来,张婧之前因为不孕,有过一段失败的婚姻。她与程海洋恋爱时,坦白了自己的身体情况,程海洋一再安慰她,说一定会让她拥有自己的孩子。再婚后,程海洋提出找人取卵和代孕的想法,之后,从取精、物色孕母、寻找卵子提供者,到办理出生证明、提供亲子鉴定书,程海洋联系的地下代孕中介机构提供了一条龙服务。2011年2月,张婧赶到湖北,从代孕机构人员手中接过这对可爱的龙凤胎宝贝,以及由荆门一家医院开具的出生证明和亲子鉴定书。

  “事关两个孩子的隐私,我连我父母都瞒着。”张婧说。她更动容道:“三年来,我和孩子们朝夕相处,我非常爱他们,为了他们,我可以不要任何财产!”

  面对这起全国首例因非法代孕引发的监护权纠纷案,法院审理认为,在夫妻存续期间,双方一致同意以人工授精所生子女应视为婚生子女,父母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于《婚姻法》相关规定。该规定所指向的受孕方式为人工授精,孕母应为合法婚姻关系的妻子,而本案所涉及的生育方式为代孕,目前尚未被法律认可。张婧既不是孕母,也不是卵子提供者,她与两名未成年人无任何血缘关系,故不能以亲生母亲身份获得监护权。另外,张婧与两名未成年人之间因欠缺法定的必备要件也不构成合法的收养关系。对于代孕过程中产生的提供卵子的遗传基因主体、代孕的孕母以及实际抚养的女性各异的情况下,实际抚养的女性是否构成拟制血亲关系也并无法律规定。

  2015年7月29日,闵行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程治国夫妇作为祖父母,享有对两个孩子的监护权。判决下达后,张婧终于意识到,为生孩子,她违反相关的法律法规,引发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后果。对此,她悔不当初。程治国夫妇回想起曾经的天伦之乐,几度落泪。而面对和养育自己的非血缘母亲的分离,两个不谙世事的孩子长大后或许也终将眼泪纷飞。审判长李欣说:“孩子是无辜的,他们本应享有幸福的权利,却由于父母知法犯法的行为,为原本幸福的人生蒙上了一层阴影,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