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代孕:夫妻代孕生下双胞胎发现并非亲生 拒绝抚养

  • 时间:
  • 出处:贵阳助孕产子
  • 作者:admin
  • 浏览:13

  2015年,一对“借肚”怀上的双胞胎男婴在广州一家医院诞生。代孕过程折腾甚至涉嫌违法,前后花了三年多,但总归有了结果。中年“父母”喜得双胞胎儿子,但还没高兴几天,随后进行的DNA亲子鉴定中,结果显示完全没有血缘关系。先后两次鉴定非亲生,“父母”拒绝继续抚养,将非亲生的双胞胎留在代孕中介。现在这对双胞胎小兄弟暂由代孕公司老板娘照顾。该中介老板娘也很无奈,自己也不清楚哪个环节出了差错,这段时间雇保姆照顾、垫付医疗费,已花了数万多元,长期下去自己也无力支撑,“虽然机会很渺茫,还是想试一下,向社会公开这件事,看能否找到小孩的亲生父母”。

  “乌龙”怪事:

  代孕孖仔竟非委托人亲生

  代孕中介报料求助

  近日,本报接到一位自称代孕行业知情人士的女士报料,其向记者曝光代孕行业的混乱内幕,还讲述最近业界发生一件“乌龙”怪事,有一对中年夫妻求子心切,通过中介找了代孕妈妈(简称“代妈”)产下一对可爱的双胞胎男婴。不料,委托代孕的“父母”在DNA亲子鉴定时发现,双胞胎男婴并非其亲生骨肉,就将男婴遗弃在代孕中介那里。

  目前,代孕在国内仍是灰色地带,存在众多争议,近些年来,卫计、食药监等多个部门联合开展专项行动,严打代孕行为。记者与报料人持续沟通,进一步了解到该报料人来自河北,自称姓李,其实就是出了“怪事”的代孕中介的老板娘,而被客户退回的双胞胎目前就由其负责照顾,最近已被此事搞得焦头烂额。“一直由我们来照顾也不是个事。我不怕暴露身份,只希望能帮小孩找到亲生父母”。

  来龙去脉:

  代孕过程一波三折

  最终还是摆了乌龙

  在与记者电话沟通后,李女士最终同意接受记者当面采访,经多次协商,征求李女士同意,前往约定地点见到乌龙事件中的男婴。此外,记者采访到其他知情人士,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贵阳代孕:夫妻代孕生下双胞胎发现并非亲生 拒绝抚养

  李女士介绍,接触这个客户已是三年多前,对方找上门了解代孕操作和费用,表示想要一个儿子。经检查,客户夫妇俩的精子和卵子都正常,符合代孕条件,于是按行规缴纳代孕的前期费用。据了解,上述客户是一对中年夫妻,40多岁,来自河南,特别想要一个儿子,由于自身生育有困难,所以冒险选择代孕方式。求子夫妻支付了4万多元的前期费用后,在广州沙太路的华×医院成功培育了胚胎。据李女士推算,该客户前往医院的时间是2012年6月27日~28日。

  代孕是涉嫌违规的灰色地带,正规的大医院不可能操作,一些大胆的医生会租下民营小医院的试验室,与代孕中介合作,共同开展暴利的代孕生意。“华×医院里就有这样一间实验室,可进行代孕手术。临床医生是‘宁主任’,负责胚胎冷冻的人叫‘徐×杨’。”李女士透露。

  如无意外,一年多就可走完代孕流程。但该客户却花了3年多,最终竟然还摆了乌龙。据了解,就在该客户成功冷冻胚胎,正寻找代孕妈妈期间,“宁主任”和徐×杨散伙了。徐×杨带走了他掌控的冷冻胚胎并将胚胎转移到了惠州的仁康医院。由于技术不成熟,在仁康医院试验室中进行的多次手术都没能让一些代妈怀孕。李女士从同行中了解到该情况后告知客户,客户就暂停了代孕流程。

  去年年底,李女士听说徐×杨的实验室换了医生,已有成功案例,又与徐×杨联系,要把之前暂停的这单代孕业务重启。李女士很快帮该客户找到了合适的代妈,并于2014年12月22日前往惠州,在仁康医院进行移植手术,代妈成功怀孕了,而且还是双胞胎。

  2015年8月13日,代妈在广州一家医院产下健康的双胞胎男婴。客户高兴不已,出院后,客户按照代孕行业的正常流程,到医院给孖仔做了DNA亲子鉴定。鉴定结果一出来,客户和代孕中介都傻了眼,男婴跟委托代孕的夫妻无血缘关系。代孕中介带着客户到大医院又做一次亲子鉴定,结论还是一样。刚出生不久的双胞胎男婴被遗弃在代孕中介。

  满腹疑问:

  到底哪个环节出错

  再三追溯成无头公案

  李女士称,她做代孕中介6年从没想过这种乌龙事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之前也从未听同行说类似事例。代孕主要有三个环节,试管合成胚胎、冷冻保存胚胎以及最后的胚胎移植怀孕。到底是哪个环节出现差错?两次亲子的鉴定结果,男婴跟委托人夫妻双方的因基都不一致,可以断定,移植进代妈肚子的胚胎搞错了。业内人士介绍,虽然代孕手术都在地下实验室进行操作,但基本的医疗条件还是具备的,试管标签登记肯定都会有,一般不会出现类似重大疏漏。

  李女士称,在惠州仁康医院移植胚胎时,她有事在河北老家并未到现场,而是电话委托熟人监场,并叮嘱徐×杨不要出差错,要求让有经验的龙姓主任医生操刀移植手术。

  手术虽然成功了,却摆了个大乌龙。李女士为此事奔走一个多月,跟各环节相关人员进行核实,还是没搞清楚胚胎是怎么弄错的。因为涉及各方利益,哪一方都不愿意承认出错。代妈表示,移植前曾多次核对胚胎登记信息,确认与之前冷冻登记的姓名“李丽”是一致的,不可能在移植的环节拿错胚胎。

  李女士分析,在最初冷冻胚胎后,徐×杨和“宁主任”散了伙,后来,冷冻胚胎被徐×杨转移到惠州,很可能在搬运过程出现混乱,造成差错。现在,徐、宁二人都在相互推诿,都说那段时间只登记过一名叫“李丽”的客户,所以不存在登记上的混淆。

  中介哭穷:

  实在无力照料

  盼找到双胞胎亲生父母

  因为摆了大乌龙,李女士已将客户数万元的预付款全额退还,还要垫付双胞胎代妈的工资,并雇佣保姆及支付日常喂养等费用。李女士表示,前前后后已花费50万元。

  她算了一笔账,为双胞胎各找一个保姆,他们要喝牛奶,用“尿不湿”,仅照顾一个男婴每月就要花1万多元。“我不可能长期这样照顾下去,经济上根本承受不起,压力很大。”

  “你知道代孕行业涉嫌违法,这件事公开后可能对自己不利吗?”面对记者的提问,李女士坦陈,自己从事代孕行业多年,经常关注相关新闻,对代孕行业的法律风险有充分认识。如果不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绝不会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来报料。她只希望能帮这对双胞胎男婴找到亲生父母。“我知道希望十分渺茫,还是想尽力试试,即使一时找不到孩子的亲生父母,也能通过报道留下故事,为日后母子相认留个引子。”李女士说。

猜你喜欢